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灵欲教师】(15)【作者:rescueme】
【灵欲教师】(15)【作者:rescueme】
字数:74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蛆蛆崩溃除灵事件

  校园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有热心助人的管家婆,像林钰静和项彦如,也有为人敦厚的好学生詹乔姗,瘦身后迷死人的万人迷赵冠文,更有常惹事生非,但只是傲娇想要获得异性关注的蔡秉贤,当然也有仗势欺人的恶霸。

  今天早上在20分钟的长休息时间当中,我看见班上的三人组大姐头在对着一个瘦弱的女学生使眼色,我多往她们看了一眼,她们更是感到心虚,赶紧若无其事地挥手要那个女学生离开,然后眼神闪烁地东看西看,显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我不动声色,刻意离开教室绕了一圈,然后赶上那个瘦弱女学生的脚步,发现她正往福利社前去,我在外面往内观察,发现她买了三个炒麵麵包、三罐咖啡牛奶,对照她瘦弱的身材,那些东西当然不是她一个人吃掉的,我大概心里有个底了,又刻意避开她回教室的路线,打算等她回教室时再来个人赃俱获。

  我躲在转角待机,趁她走回教室的瞬间也跟着快步走进教室,果然看见她把麵包和咖啡牛奶都交给了大姐头三人众。

  看到我出现,大姐头三人众吓了一跳,使着眼色要那瘦弱女学生戴莞岚把东西拿回去,可惜她一时没意会过来,只是傻傻地呆站,三人众同时瞪着她,露出恶狠狠的目光。

  我走了过去,对着三人众的其中之一的郭敏柊问:「你拿多少钱给她?」
  「两、两百。」

  然后我再接着问三人众的倪虹琳:「两张百元钞吗?」

  「对。」

  最后我再问三人众的连佳佳:「炒麵麵包多少钱?咖啡牛奶多少钱?」
  「炒麵麵包23块5,咖啡牛奶20块。」她咳了几声后,看着我背后的同夥给的提示答道。

  「加底呢?」我再问。

  「19块5。」她支吾着道。

  「不加底比加底还贵!?」我逼问。

  「不要再逼问我了,我真的只负责吃。」连佳佳眼神里满是惶恐。

  「找多少钱?」我再问郭敏柊。

  「四十、不、五十…」她伸出手指一根两根三根在那边比着。

  「你现在才开始算已经来不及了!」我大喝一声,还在教室内的学生无一不往这边看过来。

  「你们四个都给我到小会议室!」大姐头三人众嘴里嘟哝着,眼睛还一直不怀好意地望向戴莞岚,好像在怪她办事不力,才会害她们勒索同学的事件曝光,我则像在赶小鸭地压后。

  「老师,来一下。」林钰静把我叫住。

  「什么事?」我侧着耳朵听听她想贡献些什么情报。

  「您如果要处罚,最好连戴莞岚一起罚。」她满脸不悦地道。

  「蛤?」

  「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别人欺负她,她也都欺负我们,而且她对大姐头三人组唯命是从的样子,也助长了她们的气势。三人组本来不敢欺负我们,都是因为看到戴莞岚这么唯命是从,我们又看她已经那么可怜,不忍心教训她,才搞到最后倪虹琳她们也都跟着欺负起我们。」林钰静劈哩啪啦地大爆料。

  「对啊对啊,有时候我觉得戴莞岚比那三个更可恶。」项彦如不知何时也加入了讨论,在林钰静旁边帮腔。

  「好,你们两个也到小会议室,先别进去。」我心里盘算着,今天可能不需要轮值的张筱洁帮助,我已经知道灵障的来历了,可以自己除灵。

  「我想你们大概都听过我除灵的丰功伟业了。」事实上,经过项彦如和林钰静这两个死八婆的宣传,除了我是靠鬼屌除灵这件事她们没说之外,全校都已经知道我是个灵能力教师。

  「要帮我们除灵吗?」郭敏柊问。

  「学校就像个社会的缩影,自然会有弱肉强食的事发生,你们不想融入文明,要学习郑捷、张彦文那种以暴力证明自己能耐的行为,基本上只是证明你们没教养,没同理心!」我用从未在班上用过的超大分贝音量教训着这三个仗势欺人的混帐。

  「…」三人组低着头不答话。

  「戴莞岚不反抗,你们就以为她好欺负吗?这股愤恨如果有一天爆发,你们以为你们能置身事外吗!?历史上有多少个伟大的王朝,国祚亡於市井小民的反扑,你们三个什么玩意儿,以为这样欺压同学能够不受到报应吗!?」我又狠狠地训了她们一顿。

  「那我们是被髒东西附身吗?」郭敏柊红着眼眶看了我一眼。

  「我刚刚说过了,校园就是社会的缩影,我不是说你们欺负同学是对的,但严格说来,这倒也不是太罕见的事。你们一时行差踏错如果愿意悔改,那这就不算什么大事,社会上也有很多更生人,后来对社会的贡献比知书达礼的狗官们不知道多上多少。我会持续注意你们的!」看到她们三个颇有悔意,我音量虽然还是比平常大上不少,气却已经消了。

  「倒是你,你才是被灵障攻击!」我突然话锋一转,手指指向戴莞岚,别说她讶异,大姐头三人众更是瞪大了眼睛。

  「我才是受害者耶!」戴莞然当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突然尖叫了起来。
  我把小会议室的门打开,让项彦如和林钰静也进到会议室。

  「项彦如,把项羽大哥调教你的招式都用在我身上吧!」我在六个女学生面前脱下西装裤,也褪下内裤,露出了诡异的下体!

  「老师你是女的!!!」倪虹琳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不对,老师没有阴蒂,纯粹只是没有鸡鸡!」连佳佳发现了我阴毛之下一片平坦,却没有女性的器官。

  项彦如和林钰静掩着嘴娇笑着,但是项彦如随即敛起笑容,把粉红色制服衬衫釦子一颗颗解开,露出浑圆硕大的奶子。

  除了林钰静之外的女学生大概也知道项彦如胸部不小,但亲眼看见她的豪乳,不免还是发出惊呼。

  「哇靠,你是乳牛啊!」郭敏柊惊讶地道。

  「哼……」项彦如骄傲地挺着上半身,把前扣式的白色胸罩解下,露出淡褐色的奶头。

  然后也不疾不徐地撩起灰色长裙,露出白色丝质半透明内裤。

  「喂喂,你给我穿这样。」我对她穿得那么性感有点不悦,毕竟她是我老大项羽的前任马子,我总觉得有义务提醒一下大嫂,一日为大哥,终身为大哥,一日嫂子,终生嫂子!

  「嘿嘿。」她吐了吐舌头,模样甚是可爱。

  就在这个时候,林钰静从项彦如背后一把把她内裤扯下,露出稀疏的阴毛,而阴毛底下那条粉红色的肉缝便清晰可见。

  项彦如对於林钰静脱下她内裤这件事完全不感到意外,我不禁怀疑她们都私底下在练一些合体技。

  「你们在干嘛啊?」大姐头三人组异口同声问道,除了我以外,任何人看了她们两个的举动着实都会感到傻眼。

  内裤被褪到膝间的项彦如两只脚一左一右小步狼狈前进,两只奶子上上下下抖动不已煞是可爱。她到了我面前之后,跳上小会议室的桌上,脱下鞋袜,然后裸足躺在桌上,把大腿并拢往她胸部折起,白花花大腿中间的粉红细缝便清晰可见。

  项彦如双手掰开她大腿根部的两坨丰满嫩肉,除了细缝内的粉红色花瓣因此露出之外,屁眼那性感的皱褶也映入我眼帘,此时她的好夥伴林钰静也过去一手撩起项彦如的阴毛,一手拨开项彦如的阴核包皮,露出她已经稍微挺硬的小豆豆。
  「你们到底是…」三个大姐头此时害羞地脸都红了,却还是忍不住想看她们在搞什么鬼。

  我才正在欣赏项彦如丰满诱惑的体态,冷不防地,项彦如的双脚已经夹住了我小小的鬼屌,用大姆指下的肉垫轻轻地搓揉着我的小小豪,嘴里还发出若有似无的闷哼娇喘,这景象看在旁人眼里诡异至极,彷彿项彦如空无一物的双脚之间在演着老套默剧,却不知道其实我的小小豪正受到女学生轻轻柔柔的抚弄。
  干,没想到连足交都学会了,项大哥,您残害民族幼苗真是不遗余力!
  看着项彦如抚媚的眼波,还有双腿之间鲜明的性器官形貌,明明知道她是演出来的,我还是忍不住「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白衣观世音,出来吧,鬼屌!」

  「几秒?」项彦如雀跃地问林钰静。

  「38秒…」林钰静看了一眼手表,落寞地低下头。

  「干,没破纪录!」项彦如生气地嘟着嘴。

  喂喂喂,原来你们每次在逗弄鬼屌勃起时都在计时喔!

  以为刚刚双人合体技让我勃起的过程已经够荒诞了,没想到接下来的景象更是让其他没见过鬼屌真身的女学生们瞠目结舌!

  只见随着鬼屌勃起,我除了阴毛和烫伤痕迹外空无一物的平坦胯下,突然长出了一根青筋暴胀、颜色深红带紫,长度20公分,龟头有若鸡蛋大的庞然大物。
  我不知道这些女学生有没有过性经验,但肯定有过性经验的项彦如已经盯着鬼屌吞着口水,本来就稍微湿湿的小穴更明显分泌出爱液,渴望再回味一次鬼屌在体内的充实感。

  「靠…」倪虹琳不由自主地发出讚叹。

  项彦如连忙从桌上爬了起来,趁我不及防备舔了我鬼屌一口,然后露出美味的表情。

  干,今天不是来陪你玩的,不然我也好想回味项彦如丰满的身材下那紧窄的年轻阴道。

  就在我启动鬼屌后,鬼屌强大的灵力便开启了在场所有人的灵视能力,除了各自的守护灵之外,戴莞岚背后满满的男男女女瞬间让大家几乎就要发出惊呼。
  但是鬼屌的灵力也同时让大家知道,本来人和灵体就是共存於同样的时空,加上我获得鬼屌的过程和鬼屌的用途也都瞬间灌进大家的记忆,大家便没那么惊讶。

  郭敏柊、倪虹琳、连佳佳的守护灵都是一些生前比较喜欢欺负人的灵体,导致她们天生就有那样的性格,但问题不大,人和守护灵可以互相影响,人可以被改变,人也可以因为坚持信念而改变别人。

  比较麻烦的反而是戴莞岚,她背后一大群的凭依灵,要是用鬼屌一一超渡可不知道要渡到民国几年。

  「老师,那是什么?」除了戴莞岚以外的五个女学生都躲到我背后,项彦如还不穿起内裤胸罩,一直拉着我的手往她的大奶子靠近,我的手肘碰那那团软绵绵的好物,又不时看到她诱人的性感体态,爽到鬼屌都快胀爆了。

  「『伥鬼』。最早记录在宋朝的『太平广记』。」我冷冷地瞪着戴莞岚背后的那些灵体,心中满是不屑。

  「『为虎作伥』的成语就出自於对伥鬼的描述。伥鬼生前都是普通的人类,死於虎口后不但不恨老虎,还甘心为老虎引诱人类来让老虎食用。」难得遇到我知道来历的灵障,我发挥上课时的本职学能,耐心地为学生讲解着。

  「以医学的角度,这叫做『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患者通常有五大特徵:1、加害者为了某种『正义』原因而绑架人质,并得到人质认同。2、人质必须有真正感到加害者威胁到自己的存活。3、在遭挟持过程中,人质必须体会出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举动。4、除了加害者的单一看法之外,人质必须与所有其他观点隔离,得不到外界的讯息。5、人质必须相信,要脱逃是不可能的。」

  「戴莞岚,你最近去过哪些地方!?」我问眼前惊惶失措的这个女学生。
  「假日爸爸都带我坐高铁去台北帮连胜文助选…爸爸说他落选的话台北市会一片血海,中共会打过来,外省人会被赶进太平洋歼灭…」戴莞岚无辜地道。
  「这些烂梗国民党用过几百次了你知道吗?」我笑着问。

  我接着道:「国民党以反共、维护民主的理由佔据台湾,这理由够『正义』了吧?国民党的执政是不是深深影响台湾人的存活?问问228和白色恐怖的受难者最清楚。国民党一到选举就重铺路、买票,是不是略施小惠的举动?国民党多次窜改历史,灌输洗脑式的教育,是不是让台湾人难以接受其他观点?我们逃离得了台湾,我们的母亲吗?」

  「会对国民党执政有信心的,就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患者!就是为虎作伥!你去帮连胜文助选,结果被这些伥鬼找到类似的能量波长而藉此凭依!」我对着那几十个伥鬼大声喝斥。

  「那老师你要上我吗?我还是处女…」戴莞岚红着眼眶道,其实这完全不是她的错,父母亲的政治立场往往会影响孩子的选择。

  「这不是你的错,我当然没有理由破你的处。」我柔声道。

  「项彦如,便宜你了,来!」我挺着鬼屌躺到桌上。

  项彦如听懂我的意思,赶紧趴到我胯间,开始用香滑的舌头舔着我的龟头。
  那些伥鬼知道我没有让祂们成佛的打算,而是打算用精液喷洒在祂们身上让祂们灰飞烟灭,急得到处乱窜,但一拉开窗帘祂们就受不了阳光的照射,见不得光的祂们只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老师,您怎么不直接拉开窗帘晒死祂们就好了?」郭敏柊问。

  「是谁跟读者福利过不去!?不是啦,我是说,拉开窗帘的话,祂们只要继续回到戴莞岚身上凭依着她,就不怕阳光的照射。这些见不得光,不要脸的髒东西!」

  「唐老师,放过我们,我们也是受害者。」那几十只灵体在我身边哀求着道。
  「你们自己被老虎咬死,被国民党整死,不知道那种痛苦和无助的恐惧吗?竟然还拉别人来垫背,最可悲的就是你们从老虎和当权者那边得到的小惠微不足道,你们却愿意…喔…好爽。」

  「啧,我讲得那么慷慨激昂的时候你别突然用深喉咙这种高爽度的招式,拜託一下。」我中断了对那些伥鬼的说教,连忙仰起身子要项彦如稍缓一下高超的嘴上功夫。

  项彦如无辜地露出眼白瞪着我,然后不再让我的龟头蹂躏她的喉咙,只是轻轻地舔着我的马眼和冠状沟。

  「你们从老虎和执政者那边得到微不足道的小惠,却愿意出卖同样身为人类的同胞,造了大量的杀孽,你们觉得我还要再给你们机会吗?」我一边正气凛然地指责他们,胯下却享受着不满16岁的女学生对我的口交服务,画面矛盾至极。
  我坐起身子,看着项彦如上下晃着大奶一再吞吐我的鬼屌,那赏心悦目的画面和无可言喻的快感让其他女学生也口乾舌燥。

  「你们大家都听着,被欺负一次、欺骗一次,是别人不好,但被欺负两次、欺骗两次,就是自己不好!」我一边按着项彦如的后脑杓,一边挺着老二配合她的频率插着她的嘴巴,把她当作自慰套一样让我干着她的小嘴。

  「你!你228的时候已经成功围困国民党党军在水上机场,为什么要接受他们的投降谈和?你不知道他们一直以来就是贪腐、无耻、毫无诚信可言吗?结果他们援军一到就毁约屠杀你们。你!你2008年相信马英九的633政策,2012年已经景气差到你破产命悬一线,为什么2012你还是投给他,然后才全家烧炭自杀?」我藉着鬼屌得知这些伥鬼的过去,每一个都是极其活该,咎由自取,害人害己。

  我把项彦如压倒在桌上,龟头轻轻拂过她的小穴,竟然马上就被她的淫液搞得整个龟头都湿漉漉的。

  「你坏坏喔。」我戳了项彦如额头一下,这小妮子湿成这样,实在不像个高中生。

  「我那有办法,被祖先那种大屌一插就回不去了。」她嘟着嘴抗议。

  「科科,别怪项大哥,祂们的年代,女孩子十二、三岁就可以嫁人生小孩了。」我吻着她,让双唇与她紧紧交缠,然后掰开她结实的白皙大腿,把下半身往她的私密禁地挪动,让鬼屌龟头前端挤进她会阴和耻骨间的柔软小缝,接着让腰部往下使力,让鬼屌在她体内陷入的程度逐渐加深。

  「喔……老师……」项彦如忍不住发出娇喘,其他几个女学生也围在我们身旁上了一堂健康教育课课辅。

  「哇咧,那么大根会不会很痛?」倪虹琳吞着口水,趴在一旁欣赏我和项彦如紧密结合的部份。

  「大概是我男朋友的两倍粗吧。」郭敏柊也毫不介意地分享她的床第情事。
  「不会痛,还很爽咧。」项彦如得意地向女同学们分享她的心得。

  「喔,塞得好满。」项彦如主动地往上挺着腰肢,要加快我干她的频率。
  「那圈白白的是什么啊。」连佳佳盯着我和项彦如交媾的地方,发现我的阴茎根部染上一圈白白的痕迹,好奇地问。

  「那是淫水,你们项彦如可饥渴的咧。」我得意地抽插着这个丰满的小浪妹,眼里却意淫着其他这几个小妹妹。

  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大屌插着一个正妹,眼睛却盯着其他女性,我的心理上跟玩多P没两样,尤其是她们个个都露出害羞的表情,让我不禁遐想如果现在干的是她们,她们会是什么表情?

  「嗯……不准看其他人!」根据天生体质的不同,每个人获得他心通能力的强弱也不一样,项彦如察觉我在意淫其他女同学,努着嘴伸出双手把我头扳正,要我只能看她。

  「好啦,好啦。」其实项彦如的嫩乳当然也很吸引我,只是男人就是贱,吃碗内看碗外,明明鬼屌已经插得她稀哩哗啦,我自己也沉溺在她的肉体中,我还是忍不住要觊觎别人的身体。

  我一边让鬼屌顶开项彦如的子宫颈,一边伏下身去吸啜她的奶头,在鬼屌接触项彦如花心的瞬间,她似乎达到了第一次高潮,结实的大腿突然紧紧圈住我的腰际,浑身发出潮红抖动着,嘴里还高音地「咿」了一声。

  我趁着她高潮加快胯下的律动,把她本来小巧的花瓣干到充血外翻,「啪滋啪滋」的交媾声不绝於耳,她更是「喔喔喔」浪叫个不停。

  「老师……慢一点!」就在我即将喷发的前夕她又去了一次,其他女学生也目瞪口呆地揣想被那种大鵰干进小穴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我本来三浅一深的频率在她的淫叫和湿润紧窄的小穴压榨下,不由自主地切换成「深深深深深」的频率,每一下都像要干死她地用力,完全忘了她是前任大嫂,只想要让鬼屌的大龟头扩张她子宫颈的宽度,以方便日后我再泄欲在她身上。
  「老师……!我要坏掉了!咿……!」就在我射精的瞬间,项彦如又高潮了一次,我紧紧双手扶着她软嫩的屁屁,既想偷射一点精液在她小穴里宣示主权,又要赶紧拔出为戴莞岚除灵。

  那些伥鬼知道我要射精在祂们身上,乖乖待在戴莞岚身上便是死路一条,都忍不住退到窗户边,但再往后退又会被阳光晒到什么都不剩,陷入进退维谷的两难。

  我挺着正在射精中、抖动着的鬼屌逼近那些伥鬼,看到不断从马眼涌出的大量白浊精液,那些伥鬼哭喊着「以后不敢了」、「下次会记得选人不选党」、「国民党去死」。

  就在我咬了咬牙,决定歼灭这些永远都不会学到教训的盲目灵体时,戴莞岚跪在地上把鬼屌一把含进嘴里,努力地吸啜着我的龟头,她应该没有性经验,单纯只是用着吃奶的力气在拼命吸吮我的精液。

  「哇咧,放开我!」我的鬼屌哪受得了这青春小嘴的攻击,没几下精液就被她吸得乾乾净净。

  「你在干嘛啦!?」我好不容易才释放出的灵能力兵器就这样被浪费了,我气得直想记她一只小过。

  「呕……」受不了精液腥臭的味道,戴莞岚吞了一点精液进去又吐了出来,她咳了一下,这才擦着满是精液的嘴角道:「老师,原谅祂们吧,谁不会有迷失的时候呢?祂们本性也没那么坏,何况您都说这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了,既然是病就总有治得好的一天,给祂们一个机会啦。」

  「莞岚,你不懂,这些伥鬼的愚昧就算再经过几世纪也不会改变,如果自己是既得利益者,帮腔助势还情有可原,毕竟人总是自私的;但祂们纯粹只是基於一种信仰,就干了那么多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我实在很难原谅祂们。」我拨弄一下已经完全了无生气的鬼屌,确定它已经快要没有杀伤力了,灵视能力也即将关闭。

  「那第二回合开始!」饥渴的项彦如马上又要往我胯下扑来,我伸出左手抵住她的头,不让她再染指我的小小豪。

  「算了,我就相信你一次(迷之声:单纯只是没力了吧),相信这些蠢鬼会有想通的一天。」我无奈地穿着裤子,那些伥鬼则欢天喜地地下跪向戴莞岚致谢,直到灵视能力消失。

  「老师,您真的相信祂们会改过?」我穿着裤子,林钰静则在旁问我。
  「我无法离开这块宝岛,也只能相信戴莞岚,相信『逮玩郎』。」我无奈地道。

  至於那大姐头三人组,看完我鬼屌惊人的杀伤力,应该不会再欺负同学了吧。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